• 3秒过闸!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坐大巴可“刷脸”检票 2019-04-18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04-12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4-10
  •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4-06
  • 《读药》147期:诗人张曙光访谈录——诗是少数优秀人的事情 2019-03-26
  • 收费高航企标准不同 机票退改签乱象怎么破? 2019-03-24
  • 安徽3年争取逾百亿资金 确保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2019-03-24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127:丹家来人

    作者:绯月天歌
        ,最快更新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最新章节!这一晚,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二人的房间,一直等到天快要亮的时候,天玑三人才带着一身霜气回来了。

        瞧着三人脸上的古怪之色,玉天照迫不及待地就先开口询问道:“如何了?丹家的人和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们谁死谁活?”

        天枢一言难尽地看了玉天照一眼,最后在轩辕天心同样有些迫切的目光中,方才回答道:“双方都死了三四个人,然后丹家的那些人走了?!?

        “走了?”轩辕天心闻言神色一讶,看着天枢问道:“走了是什么意思?莫非丹家的人放弃棠玉了?”

        “丹家是被逼退走的?!庇窈庖⊥?,接过话道:“那群突然冒出来的人似乎早有准备,将丹家那些人的实力摸得很清楚,在双方人马交手之后就处处压制着丹家的人。而且……?!庇窈庾旖枪殴值爻榱顺?,接着道:“我跟天枢在暗处从头看到尾,发现那拨神秘人当中居然有好几个似乎跟丹家的招数同出一脉?!?

        同出一脉?!

        屋内的其他人闻言都纷纷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但丹家作对的人居然会有这么个身份,要知道招数什么的同出一脉的话,那就说明那群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也很有可能是丹家的人。

        轩辕天心若有所思地眨眨眼,随即笑了:“看来这丹家的内部也有些意思啊?!被奥?,看向玉衡问道:“丹家的人被迫走了后,那那些家伙呢?”

        “那些人在确定丹家的人离开玉照城后就又消失不见了?!庇窈馊缡档氐溃骸氨纠次彝焓嗪吞扃崛嘶瓜胍先タ纯吹?,但是我们三人却没能够追上他们?!?

        “只是消失不见却没有离开玉照城,那就说明他们的确会来找咱们?!弊右嗪聪蛐煨?,道:“看来你之前的猜测的确是猜对了?!?

        轩辕天心闻言耸耸肩,道:“但我却没有想到这群人的身份居然也是丹家的人啊?!?

        “管他们是不是丹家人?!辈运泛咝α艘簧?,咂嘴道:“丹家的内部明显是出了问题,只要是跟咱们在一路上的,就算是丹家的人也没问题啊,反正我们也不吃亏?!?

        “的确不吃亏?!彼嬖频愕阃?,附和道:“而且若那拨人真是丹家的人的话,对我们来说好处更大一些?!?

        “说的也是?!毙煨男ψ诺阃?,目光一一扫过屋内的所有人,笑道:“既然丹家的人已经被迫离开了玉照城,那么短时间内应该就不会再来了。你们都在我这里等了一晚上,不如现在就先回去休息吧,我想过不了多久,那群消失不见的人也应该上门来了?!?

        当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苍朔和獠牙等人立刻起身,苍朔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道:“的确要回去躺一下了,坐了这么一晚上,我的腰都坐酸了?!彼底?,又伸手去勾獠牙,催促道:“走走,咱们抓紧时间回去休息,等休息好了再来看热闹?!?

        獠牙偏了偏头,想要躲开苍朔的手,但却没有躲过去,只能任由苍朔拖着他朝门外走去。

        金翅大鹏在二人之后跟着起身,不过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轩辕天心的声音,看他的神色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一直欲言又止。

        “怎么了?”轩辕天心奇怪地看着他,问道:“金翅,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金翅大鹏的确是有话想要跟她说,然而此时屋内还有着其他人,所以他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在犹豫再三之后,方才顶着一张神色不大自然的脸,隐晦般地提醒道:“小五,这几日都会有不少的事儿,你…你应该注意点儿,好好休息……”

        将话一说完,金翅大鹏的脸色诡异地红了红,然后对毕方招招手,带着毕方匆匆地走了。

        “……?!毙煨目醋糯掖依肟慕鸪岽笈舭胩烀挥谢毓窭?,然而等到她终于回神后,只见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无比。

        什么叫她应该注意点儿,好好休息?金翅分明是在提醒自己要节制某些不可说的事情!

        轩辕天心一脸的黑线,直到屋内的其他人都似笑非笑地走了后,她方才黑着一张脸看向了某个罪魁祸首,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儿!”倘若不是这个狗东西不知道节制,她又怎么可能这一晚上都提不起力气,还一直要靠他蹲在一旁疏松筋骨!

        现在可好了,丢人丢大发了!

        而某位爷却一点儿都不觉得丢人,笑得没脸没皮地朝轩辕天心贴了过来,连声讨好地道:“是是,都是爷的错。妞,爷都给你捏了一晚上了,你觉得好点儿了没?”

        轩辕天心气得都不想看他了,蹭地站了起来,怒道:“没好!如今依然觉得我是被十多辆马车轮番从身上碾过似的?!?

        皇明月不要脸地抱住她,一边蹭一边把她往里屋拱,笑吟吟地道:“那你回床上躺着去,爷继续给你捏?!?

        原本想要将他给一把推开的轩辕天心在闻言后却顿住了,想了想他先前给自己捏肩捶腿的手法,然后黑着一张脸哼了一声,勉强算是答应了。

        皇明月在一见她答应后,立刻打蛇上棍,二人一前一后就跟个连体企鹅般,一步一晃地拱进了内屋。

        ……

        ……

        天色在完全大亮之后,轩辕天心总算在皇明月的伺候下缓了过来。而也在这个时候,一直守在大堂的天权却来报:楼下有人请见盟主。

        轩辕天心正舒舒服服地趴在软塌上假寐,当听见天权的话后,瞬间睁开了眼睛,并同时回头看向了躺在自己身后的皇明月。

        二人眼中有着精光一闪而过,轩辕天心瞬间起身,冲着门外的天权就问的:“来人可有说他们是何人?”

        “有?!碧烊ǔ廖鹊厣袅⒖淘诿磐庀炱穑骸笆谴箬筇斓こ堑ぜ业娜??!被奥?,天权又立刻补充了一句:“准确来说,是丹家嫡四脉的人?!?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对着跟着她一起起身并趴在她背上的皇明月玩味地笑道:“丹家嫡系四脉?从这个称呼上我就听出了一种高门大户内的权力倾轧的味道呢?!?

        皇明月懒洋洋地哼了一声,偏头枕在她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在她颈窝里留下一连串的湿吻。

        “别闹?!毙煨谋凰堑貌弊臃⒀?,偏头躲开他的嘴,回手就将人给推开了一些,然后清了清嗓子对门外的天权道:“天权,将他们带去会议厅,我一会儿就过去?!?

        “是,盟主?!泵磐獾奶烊ㄓα艘簧?,然后转身又快速地下了楼。

        会议厅其实离轩辕天心他们住的房间并不远,只不过隔了一条长长的回廊,一个是在尽头,一个却在另一头罢了。

        但轩辕天心却磨蹭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方才施施然地出现在会议厅的大门外。

        这次轩辕天心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上其他人,甚至连皇明月都被她给丢在了房间里。隔着会议室半开的大门,轩辕天心一眼就瞅见了里面天枢七人。

        估摸是因为等待的过程太无聊了一些,天玑正百无聊奈地看着门边出神,所以当轩辕天心一出现后,天玑首先一眼就瞧见了她。

        “盟主?!?

        天玑的一声喊,同时也提醒了屋内的天枢六人,在轩辕天心含笑推门进来时,天枢等人纷纷抱拳行礼,道:“盟主?!?

        冲七人摆摆手,轩辕天心的目光慢吞吞地看向了会议桌前坐着的另外三人。只见这三人都身穿着一袭蓝色的长袍,而为首的那位老者的衣袍上,在胸口的位置上还多了一个药鼎形状的图腾。

        会议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在轩辕天心打量这三人的同时,三人也在打量着她。不过比起轩辕天心的淡定,这三位的眼中明显带着一抹惊讶跟不可思议,显然这三人对于神修联盟的盟主居然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人而感到吃惊。

        但这诡异的安静只是短短一瞬,便见那为首的老者立刻起身,并同时收敛的眼中的诧异之色,脸上带着和善地笑容,开口道:“唐突前来还请盟主勿怪,老夫名叫丹仲匪,是大梵天丹家嫡四脉的家主?!?

        丹仲匪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来自大梵天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感,反而十分平和地率先向轩辕天心抱了抱拳,然后笑呵呵地介绍道:“这俩小子是老夫的两个不成器的孙子,老大叫丹棠宁、老二叫丹棠哲?!彼蛋?,侧头对着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道:“棠宁、棠哲,还不见过盟主?!?

        随着丹仲匪的话音一落,丹棠宁和丹棠哲二人立刻朝轩辕天心抱拳道:“棠宁/棠哲,见过盟主?!?

        都说伸手不断笑脸人,何况人家一开口就十分的有礼,轩辕天心自然更会伸手去打了,虽然她对于这两个年轻人的名字觉得有些诧异,但脸上却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笑容,抱拳还礼道:“丹家主和丹家两位公子客气了,三位不必太见外,上门便是客,三位请坐吧?!?

        “都是英雄出少年,这话果然不假?!敝钡剿娜硕枷嗉搪渥?,丹仲匪方才看着轩辕天心一脸感慨地道:“若不是老夫亲眼见到盟主,只怕老夫是一定不会相信如此大的一个神修联盟居然是由盟主一手建立起来的?!?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抬手接过身旁玉衡递来的茶盏,淡笑道:“丹家主这句称赞,小子我可不敢受,毕竟我其实也是一个受前人福荫的小辈罢了?!鼻崆岱畔率种械牟枵?,笑吟吟地看着丹仲匪,道:“否则以我这点儿本事儿可建立不起来偌大的神修联盟?!?

        “哦?”丹仲匪闻言神色一诧,似好奇地看着轩辕天心,道:“但据老夫听说,神修联盟乃是由现任盟主一手建立的啊?!?

        轩辕天心笑了笑,却没有半丝隐瞒地道:“我的确是现任盟主,不过早在我之前,还有一位前任呢、所以神修联盟可不是小子我建立起来的?!?

        瞧着轩辕天心脸上堪称为真诚的笑容,丹仲匪也只是笑呵呵地一笔带过不再继续追着问前任盟主究竟是谁这种话了,因为他发现,眼前的这位盟主虽然看上去年纪小,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打官腔的老手。倘若自己真要跟他继续兜兜转转的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恐怕这一整天的时间里都说不到正题上去。

        是以,丹仲匪在沉默了几秒后,看着轩辕天心如实道:“盟主就不想要问问老夫今日前来贵盟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估摸是看出了丹仲匪不想在跟自己打机锋了般,轩辕天心自然也收起了那套打机锋的圆滑,淡淡笑道:“既然丹家主都已经来了这里见我,我相信即便是不问,丹家主也同样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丹仲匪闻言长长一叹,道:“看来盟主其实已经知道了?!被奥?,神色一正,认真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那么不知盟主可否告知老夫,丹棠玉究竟在哪里?”

        轩辕天心看着丹仲匪不语,在沉默了半晌之后,方才笑着道:“在小子我回答这个问题前,丹家主可否先告知我,你这么想要知道丹棠玉在哪里是因为什么?而丹棠玉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丹仲匪似乎早就已经料到轩辕天心会有此一问般,所以他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再次沉声一叹,声音带着几分复杂地道:“棠玉是老夫的亲孙子?!?

        “哦?”轩辕天心目光扫过另一边的丹棠宁和丹棠哲二人,笑道:“但据我所知,丹棠玉却是旁系的子弟?!?

        “棠玉的父亲是老夫的庶子?!钡ぶ俜艘膊灰?,道:“说是旁系的话,也不为过?!?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动了动,其实在先前她听到丹棠宁兄弟二人的名字时就起了疑惑,若棠玉真是丹家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旁系子弟的话,他的名字不可能跟这两兄弟一样。果然,棠玉的确是旁系,但这个旁系也不太旁,至少他还有一个嫡系的爷爷。

        然而,轩辕天心一想到当初棠玉在提起丹家时眼中的仇恨和他那句要为妹妹报仇的话,轩辕天心就眉心一蹙,看着丹仲匪就直接道:“既然棠玉是丹家主的孙子,即便是一个庶孙,可为何他却在丹家过不下去了呢?而且我见棠玉对丹家可没什么好感,一提起丹家就有着刻骨的仇怨呢?!?

        丹仲匪闻言老脸上的神色一黯,道:“他对丹家的仇怨是因为他的妹妹棠茵,当年棠茵的死,的确跟丹家有莫大的关系,他恨丹家也是应该的?!?

        轩辕天心仔细看着丹仲匪的神色,发现后者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作假,且眼神中也带着一丝愧疚之色。

        看了丹仲匪半晌,轩辕天心的心思也转了好几圈,垂眸问道:“棠玉对丹家的恨可不轻,丹家主此次又前来寻找棠玉,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本来轩辕天心以为丹仲匪并不会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但丹仲匪却在沉默了半晌之后,突然道:“为了救丹家?!?

        “救丹家?”轩辕天心抬眸,诧异地看着丹仲匪,意味不明地道:“据我所知,丹家如今在大梵天的势力可是举足轻重了,这救一字又从何而来?”

        丹仲匪闻言再次沉声一叹,神色慎重地看着轩辕天心,沉声道:“既然盟主知道棠玉这么多的事情,那想必盟主跟棠玉的关系定然是亲厚的,将丹家的事情告知盟主也并不是不可以,不过盟主在听完之后,可否让老夫见见棠玉?”

        “我无法保证在听完之后能够让丹家主见到棠玉?!毙煨囊⊥?,淡淡道:“毕竟以棠玉对丹家的态度,我一个外人也做不得主,棠玉会不会见你,主要还是要看棠玉自己的意思,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会将你的意愿如实转告给棠玉?!?

        轩辕天心没有一口回答自己的要求反而令得丹仲匪放心了不少,只见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早在月前,棠玉留在丹家祖祠里的命牌便出现了变数,命牌上光芒大绽,这是显示命牌的主人进入神品炼药师的提醒。如今的丹家就只有嫡系一脉的棠迎是神品炼药师,也是因为棠迎的关系,一脉在丹家的地位也如日中天,甚至连丹家的老家主,我的父亲都已经被一脉的人给架空了权力?!?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倒是没有想到丹家内部居然已经乱到了如此的地步。

        丹仲匪继续沉声道:“倘若一脉本本分分的顶起丹家,我的父亲就算将家主之位传给一脉也没什么关系,然而一脉的人却并不知足,他们在有了棠迎之后,渐渐失去了丹家的本心,利用炼制神品丹药的噱头,在大梵天上到处拉帮结派,甚至将念头还伸向了灵山?!?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灵山?”

        丹仲匪点头,沉声道:“灵山上的万药尊者早在数万年就一直在寻求办法突破品阶进入神品,然而这数万年的时间里却始终在珍品阶别。一脉的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居然跟万药尊者搭上了线,从此以后丹家就大变了模样,甚至每隔一段时日便有几名天赋不错的子弟无故失踪?!?

        “无故失踪?”轩辕天心渐渐听出了不对劲儿地方,眯眼问道:“什么叫作无故失踪?”

        丹仲匪铁青着一张脸,咬牙切齿地道:“就是人在家中忽然消失不见,直到月前,我丹家已经失踪了数十名的子弟了?!被耙舳倭硕?,丹仲匪的神色瞬间灰败了几分,就跟瞬间老了十数般,无力道:“直到老夫带着人准备离开大梵天的前一晚才发现,那些失踪的子弟居然是被一脉的人给偷偷送去了灵山?!?

        “送去灵山做什么?”轩辕天心沉声问道。

        丹仲匪闻言苍凉一笑,眼中带着愤怒之色,道:“送去给人当养料,以炼丹天赋不错的子弟作为养料,帮助万药尊者早日突破神品阶别?!?

        轩辕天心闻言神色一冷,眼中快速划过一抹森寒之色,“用活人为养料,还是灵山上的一位尊者?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不就是滑天下之大稽?!钡ぶ俜肆沽挂恍?,而他身边的丹棠宁和丹棠哲的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所以呢?”轩辕天心收敛了眼中的寒光,看着丹仲匪问道:“你们找棠玉又是为了什么?”

        “如今一脉因为有棠迎在,所以在丹家已经是一言九鼎的掌家之人了?!钡ぶ俜颂秩嗔巳嗝夹?,道:“而老夫想要找回棠玉,其实也是想要让棠玉能够回归丹家,帮助我们夺回丹家的掌控权,毕竟如今只有棠玉才能够跟棠迎争上一争了。若是棠玉能够争赢棠迎,我们就能够将一脉和棠迎赶出丹家,这样一来,我丹家的其他子弟也就有救了?!?

        轩辕天心闻言后却并没有心动,反而冷冷地看着丹仲匪,道:“原来你们回来找棠玉就是因为棠玉如今能够炼制神品丹药了?那丹家主可有想过,万一棠玉输了呢?亦或者跟着你们回了丹家却遭了毒手呢?棠玉的命在你们的眼中算什么?”

        “盟主不要误会?!钡ぶ俜思煨暮鋈焕湎吕吹哪抗?,立刻道:“倘若没有把握的话,老夫也同样不想将棠玉拉进来,毕竟棠玉能够活着,也算是为我丹家留下了血脉,日后丹家就算真的毁在了一脉的那些人手中,丹家也不算真的完了。其实当初在得知棠玉进入神品阶别后,老夫还一度担心过棠玉的安危,不过自万象城在小梵天大败的消息传回大梵天之后,老夫才有了将棠玉接回去的想法?!?

        轩辕天心闻言眉峰一挑,“万象城在小梵天大败而归,跟你们接回棠玉又有什么关系?”

        丹仲匪闻言笑了笑,道:“自棠玉进入神品阶别之后,老夫因为担心他的安危所以便十分留意他的动向,虽然老夫远在大梵天之上,但想要知道棠玉的事情还是能够知道的。正因为老夫一直留意着棠玉,所以也才知晓了棠玉跟神修联盟的关系,而盟主的实力便是老夫唯一的赌注?!?

        “丹家主是不是也太高看小子我了?”轩辕天心失笑摇头,“我的实力在大梵天上可根本不够看的,而且当初我能够大败万象城的那些人也是占了小梵天当中天地规则的便宜,倘若去了大梵天之后,小子我可就没有这个便宜可占了?!?

        哪知丹仲匪闻言后却眉峰一挑,好似肯定轩辕天心会赢般,问道:“盟主当真觉得是老夫高看了你吗?”

        轩辕天心瞅着丹仲匪这么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半晌才摸着鼻尖道:“至少太高看了一些?!彼低?,无奈地笑道:“要知道棠玉回了大梵天对上的不仅是你们丹家一脉的人,很有可能还得加上那位灵山上的万药尊者?!?

        “盟主连万象城的人说杀就杀,难道还会忌惮万药尊者?”丹仲匪似笑非笑地道:“比起万药尊者,难道不是万象城城主才更令人忌惮吗?万药尊者来灵山上的法身尊者,而万象城城主也同样是法身尊者,且后者的身后不仅有整个万象城做后盾,同时还有着灵山尊上做后盾呢。盟主对于这样的万象城来人都敢杀,老夫可一点儿都不相信你真的会忌惮独身一人的万药尊者?!?

        轩辕天心被丹仲匪这一席话给噎了半晌,看着姜桂之性老而弥辣的丹仲匪,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任何话去反驳了。

        而丹仲匪却摆摆手,又道:“盟主如此推迟,大概是因为老夫的这番提议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利益。倘若棠玉答应随老夫回丹家,又有盟主帮助的话,老夫可以代替丹家老家主给盟主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轩辕天心眸光一动,问道。

        丹仲匪一脸正色,沉声道:“棠玉能够争赢棠迎,就说明他有着继承丹家的资格,日后丹家的下一任家主便会是棠玉。而一旦棠玉成为了丹家日后的家主,那么丹家跟盟主之间就更不是外人了?!?

        见丹仲匪说的如此掷地有声,轩辕天心的心思却转了又转。

        能够让棠玉将丹家收入囊中的确是不错,而且她当初也的确是准备带着棠玉一起去大梵天的,只不过是将当初替棠玉灭了丹家的想法给换成了收了丹家,但最后的结果却也是殊途同归。而且她既然要去大梵天,那么自然需要在大梵天上有一些动作可以震慑大梵天的人,单单一个万象城只怕还不够,倘若再加上那位万药尊者的话,或许这震慑就够了。

        轩辕天心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然后在沉默了良久之后,方才看向丹仲匪,正色道:“倘若棠玉答应了的话,那么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虽然轩辕天心并没有肯定地答复丹仲匪,但却也没有拒绝。

        丹仲匪在闻言后却还是松了一口气,感激道:“那就多谢盟主能够帮老夫给棠玉带话了,不管棠玉会不会答应,老夫依然感谢盟主?!?

        “丹家主太客气了?!毙煨男Φ?。
  • 3秒过闸!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坐大巴可“刷脸”检票 2019-04-18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04-12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4-10
  •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4-06
  • 《读药》147期:诗人张曙光访谈录——诗是少数优秀人的事情 2019-03-26
  • 收费高航企标准不同 机票退改签乱象怎么破? 2019-03-24
  • 安徽3年争取逾百亿资金 确保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 2019-03-24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网 七乐彩的玩法 河北十一选五 pk10官网注册账号 千禧3d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 4567彩票app充值 彩票网址诈骗负责人 传奇私服赌博外挂 群英会20选5绝密算法 北京赛车pk10怎么算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新浪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走势图 北单3玉米种子 吉林时时彩开奖网址 中国竞彩网世界杯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