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
  • 第一卷 第1625章 以后会做得更好

    作者:梨心悠悠
        ,最快更新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最新章节!“我不明白,你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满足我的要求,就是为了追我,我到底有什么好?又有什么优点值得你这样做?”

        “全天下只有你值得?!彼〈轿⑵?,低沉的嗓音倏地响起。

        从前没能为她做的,他现在要一一补上。

        或许她忘记他,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事情,可也许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欢颜听着耳机里发出的沉稳有力的嗓音,感觉左心口的位置怦怦怦的跳着。

        “顾先生……”她好不容易找回到自己的思绪,努力保持冷静,出声喊着顾岑琛,而后再次出声道,“毕竟你比我大九岁,我还是想认真问你一次,追我,你是认真的吗?”

        顾岑琛望着她那张严肃认真的小脸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直接将她的手放在了他心口的位置,感受着这里的跳动。

        “我是不是认真的,你应该很清楚了?!?

        她感受到了他剧烈的心跳,她以为只有自己仓皇的不知所措,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淡定自若的男人,居然也是这么紧张。

        他在商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淡定从容是一个商人基本必备的,他又已经是而立之年,按照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像毛头小子那样面对情爱束手无策的,可是欢颜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

        不知怎的,她竟然觉得有些得意,心口更是甜蜜蜜的,像是一罐蜜糖倏地打翻了似的……

        “那好?!彼杆俳质栈?,很是俏皮的看着他,而后指了指外面皎洁的月亮,“月亮呢,我就算你给我摘到了,可这只是个开始,追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跑多远,我都会追你回来?!?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不会再离开她。

        她在哪里,他就在那里。

        欢颜急忙收回视线,即便是恐高,她也尽可能的将视线移到了机窗外,比起恐高,她更害怕这个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仿佛就是一汪深潭,让她身陷、深陷……

        她深吸一口气,不停的腹诽着:权欢颜,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你可是权少承的女儿???绝对不能给权家人丢脸!顾岑琛有的,你的两个哥哥可都有,又不是没见过帅哥,你可千万别花痴??!

        欢颜一边在心中警告着自己,一边不停的做着深呼吸。

        “这次摘月亮呢,就算你成功了,毕竟费了那么多心思,当然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彼庋?,他是不是就会打退堂鼓了?

        可是谁成想,顾岑琛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拿下了她的耳机,低头就吻了下去。

        没等欢颜反应过来,耳机已经重新戴好了。

        “你……”她脸颊红扑扑的,娇艳欲滴,诱人至极。

        顾岑琛嘴角微微上扬,眸中散发着坚定无比的利光,承诺道:“以后会做得更好?!?

        “咳咳咳……”欢颜又急忙将视线转移,生怕他的目光会影响到自己,她伸手摸了摸下巴,使坏着说,“商人最需要的也是最缺的应该就是时间吧?”

        (本章完)

        “我不明白,你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满足我的要求,就是为了追我,我到底有什么好?又有什么优点值得你这样做?”

        “全天下只有你值得?!彼〈轿⑵?,低沉的嗓音倏地响起。

        从前没能为她做的,他现在要一一补上。

        或许她忘记他,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事情,可也许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欢颜听着耳机里发出的沉稳有力的嗓音,感觉左心口的位置怦怦怦的跳着。

        “顾先生……”她好不容易找回到自己的思绪,努力保持冷静,出声喊着顾岑琛,而后再次出声道,“毕竟你比我大九岁,我还是想认真问你一次,追我,你是认真的吗?”

        顾岑琛望着她那张严肃认真的小脸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直接将她的手放在了他心口的位置,感受着这里的跳动。

        “我是不是认真的,你应该很清楚了?!?

        她感受到了他剧烈的心跳,她以为只有自己仓皇的不知所措,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淡定自若的男人,居然也是这么紧张。

        他在商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淡定从容是一个商人基本必备的,他又已经是而立之年,按照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像毛头小子那样面对情爱束手无策的,可是欢颜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

        不知怎的,她竟然觉得有些得意,心口更是甜蜜蜜的,像是一罐蜜糖倏地打翻了似的……

        “那好?!彼杆俳质栈?,很是俏皮的看着他,而后指了指外面皎洁的月亮,“月亮呢,我就算你给我摘到了,可这只是个开始,追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跑多远,我都会追你回来?!?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不会再离开她。

        她在哪里,他就在那里。

        欢颜急忙收回视线,即便是恐高,她也尽可能的将视线移到了机窗外,比起恐高,她更害怕这个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仿佛就是一汪深潭,让她身陷、深陷……

        她深吸一口气,不停的腹诽着:权欢颜,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你可是权少承的女儿???绝对不能给权家人丢脸!顾岑琛有的,你的两个哥哥可都有,又不是没见过帅哥,你可千万别花痴??!

        欢颜一边在心中警告着自己,一边不停的做着深呼吸。

        “这次摘月亮呢,就算你成功了,毕竟费了那么多心思,当然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彼庋?,他是不是就会打退堂鼓了?

        可是谁成想,顾岑琛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拿下了她的耳机,低头就吻了下去。

        没等欢颜反应过来,耳机已经重新戴好了。

        “你……”她脸颊红扑扑的,娇艳欲滴,诱人至极。

        顾岑琛嘴角微微上扬,眸中散发着坚定无比的利光,承诺道:“以后会做得更好?!?

        “咳咳咳……”欢颜又急忙将视线转移,生怕他的目光会影响到自己,她伸手摸了摸下巴,使坏着说,“商人最需要的也是最缺的应该就是时间吧?”

        (本章完)

        “我不明白,你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满足我的要求,就是为了追我,我到底有什么好?又有什么优点值得你这样做?”

        “全天下只有你值得?!彼〈轿⑵?,低沉的嗓音倏地响起。

        从前没能为她做的,他现在要一一补上。

        或许她忘记他,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事情,可也许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欢颜听着耳机里发出的沉稳有力的嗓音,感觉左心口的位置怦怦怦的跳着。

        “顾先生……”她好不容易找回到自己的思绪,努力保持冷静,出声喊着顾岑琛,而后再次出声道,“毕竟你比我大九岁,我还是想认真问你一次,追我,你是认真的吗?”

        顾岑琛望着她那张严肃认真的小脸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直接将她的手放在了他心口的位置,感受着这里的跳动。

        “我是不是认真的,你应该很清楚了?!?

        她感受到了他剧烈的心跳,她以为只有自己仓皇的不知所措,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淡定自若的男人,居然也是这么紧张。

        他在商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淡定从容是一个商人基本必备的,他又已经是而立之年,按照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像毛头小子那样面对情爱束手无策的,可是欢颜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

        不知怎的,她竟然觉得有些得意,心口更是甜蜜蜜的,像是一罐蜜糖倏地打翻了似的……

        “那好?!彼杆俳质栈?,很是俏皮的看着他,而后指了指外面皎洁的月亮,“月亮呢,我就算你给我摘到了,可这只是个开始,追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跑多远,我都会追你回来?!?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不会再离开她。

        她在哪里,他就在那里。

        欢颜急忙收回视线,即便是恐高,她也尽可能的将视线移到了机窗外,比起恐高,她更害怕这个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仿佛就是一汪深潭,让她身陷、深陷……

        她深吸一口气,不停的腹诽着:权欢颜,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你可是权少承的女儿???绝对不能给权家人丢脸!顾岑琛有的,你的两个哥哥可都有,又不是没见过帅哥,你可千万别花痴??!

        欢颜一边在心中警告着自己,一边不停的做着深呼吸。

        “这次摘月亮呢,就算你成功了,毕竟费了那么多心思,当然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彼庋?,他是不是就会打退堂鼓了?

        可是谁成想,顾岑琛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拿下了她的耳机,低头就吻了下去。

        没等欢颜反应过来,耳机已经重新戴好了。

        “你……”她脸颊红扑扑的,娇艳欲滴,诱人至极。

        顾岑琛嘴角微微上扬,眸中散发着坚定无比的利光,承诺道:“以后会做得更好?!?

        “咳咳咳……”欢颜又急忙将视线转移,生怕他的目光会影响到自己,她伸手摸了摸下巴,使坏着说,“商人最需要的也是最缺的应该就是时间吧?”

        (本章完)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