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在网上反映到了【最高检】的有关网站,而经过其【编号查询】,结果反馈出来的【信息】却是【最高检】把案件下滑给了【北京高检】,而【北京高检】则 2019-06-18
  • 践行五四精神 勇担青春使命 2019-06-18
  • 春夏季养生小常识 饮食一定要注意五多五少-美食资讯 2019-06-09
  • 宁夏基础测绘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助推器 2019-06-05
  • 外媒房价上涨 英国工人买不起英格兰的普通住房 2019-05-31
  • 福建网友给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的留言,领导回复了吗? 2019-05-31
  • 明年起全面供应国六标准汽柴油 2019-05-20
  • 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举措(新知新觉) 2019-05-20
  • 蔡奇就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调研:把燕都金中都建设保护好 2019-05-19
  • 广西2客车街头“大打出手”,售票员不过瘾下车狂殴 2019-05-18
  • 长城新媒体集团基本情况简介 2019-05-12
  • 人生在世 不要期望没有困难 2019-05-10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就这点出息啊? 2019-04-30
  • 3秒过闸!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坐大巴可“刷脸”检票 2019-04-18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04-12
  • 第716章 也不过如此嘛

    作者:南宫草堂
        天气不错,众人干活儿热情更高,盐户们许久没有这么痛快了,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午饭更是没的说:酱肉、酱菜,卷饼夹菜,还有限量的小酒……

        对盐户们而言,仲大人所谓的‘干粮’,都赶得上他们的正席了。

        饭后歇息一盏茶的功夫,继续开始干活,林大团挽起袖子不时的指挥着众人,若是仲大人不在的话,他完全可光着膀子大汗淋漓起来。

        时不时的,总有人向城里来的方向望望,这是一种复杂的神情:既希望什么人也不要看到,但真连一个身影都没有时,心里又觉得怪怪的。

        “陈覃真的就怎么算了?”,这是连同林大团在内所有人的心声。

        “怎么说人家也是户部之前的侍郎大人,若是一下子都不表示,是不是显得有些太没面子了?”。

        嘀咕归嘀咕,盐户们心里还在想着一件事:“方才那两个牛气哄哄的人,不是去‘叫人’了吗?怎么半天没动静了?”。

        “仲大人,真厉害,不简单……”,这是大伙儿一致的看法,而且越来越坚定。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那么的奇妙——怕什么来什么。

        大约一个多时辰后,终于看到山道便飘来一队人马,离的较远看不太清,但那一路的尘土倒是格外扎眼。

        ‘不好啦,陈覃他们派人来了,大家准备上手’。

        林大团才望了一眼,那道上的尘土飞扬,他便吩咐众人急忙拿起手里的家伙事儿准备‘迎敌’。

        “哇,陈府出动了这么多人吗?怎么看着好像还有衙门的人,难道是知府衙门的吗?”。

        众人这么七嘴八舌的说着,不由的紧张起来,林大团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顾着一遍遍的重复着:“?;ぶ俅笕?,?;ぶ俅笕恕?。

        “仲大人……”。

        盐课衙门的一名一等衙役喊了这么一声,匆匆向这边跑来,脚下杂草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仲大人,不用担心,是我们的人……”。

        说了这么一句,他便用手指着身后的人马。

        走在最前面的程默率先跳下马,身后便是副提举姜军、库大使肖大可、连同一干衙役。

        “仲大人,正如你所料,杨大人他们已经都摆平了”。

        程默这么一说,立刻与肖大可让出一条道来,请副提举姜军上前。

        仲逸从程默手中接过布巾,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大家不必惊慌,坐下说吧”。

        “是的,陈覃确实与知府大人一起来咱们盐课提举司了,你们猜怎么着?”。

        姜军被众人围了一圈,老头有点不适应的感觉,但俨然成了话题中心。

        说了半天,还是经不住众人的追问,姜军干脆大声道:“这样吧,接下来的事儿呢,还是由程默向大伙讲,他说书的本事相当了得,就连都察院的文大人都夸奖呢……”。

        这么一说,一拨人又很快向程默那边移去。

        “当时我刚睡醒,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嚷嚷,嚷嚷什么呢?不知道我们这里是盐课提举司衙门吗?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程默很快进入状态,补了一觉之后精力相当之充沛,他站到一个小土台上,向众人反问道:“我出去一看,你们猜是谁?”。

        “陈覃呗,那还要说?顶多还有那个新来的知府大人……”,盐户们似乎也了解的很清楚。

        仲默双手插在腰中,不时的点点头,而后又突然抬头道:“陈覃怎么了?新来的知府大人又怎么了?我们这是盐课衙门呀,他们管得着吗?”。

        ‘当然管不着啦……’,众人又是一阵附和,气氛顿时热闹了许多。

        “什么昔日的户部侍郎?那我们仲大人还是昔日的翰林院侍读学士呢?也不打听打听,有多少尚书、大学士连同首辅在内,都是翰林院出身的,侍郎算什么?”。

        “是啊”。

        “你猜他们来说什么?”。

        “这还要说,当然是求仲大人不要在这里筑盐田了,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嘛”。

        这互动的,简直没谁了。

        程默踮了踮脚尖,狠狠的说了一句:“什么就是他家的地?呸……我去他个是狼是狗,这块地真正的主人,已都在盐课衙门的大堂上了”。

        盐户们疑惑的问道:‘不会吧?这几块地的主人,居然真的去盐课衙门了?’。

        这么一说,程默竟然有些不屑了:“那还要说?这么大一块地,本就是几家的,只不过是那陈覃的管家硬将几户人家叫到一起,还弄了什么契约,还说是买过去的,给了人家银子什么的?人家能干吗?”。

        “哦,原来是这样……”。

        盐户们似恍然大悟,却又不解道:“不对啊,他们既然有契约,白纸黑字的还有手印,怎么个说法呢?”。

        程默这才点点头,如释重负的向众人解释道:“对啦,这才是很好接话儿的嘛,要么说我们新来的同提举杨大人英明果断、出手不凡、那叫一个厉害呢?”。

        “快说说,杨大人是怎么个厉害了?”,盐户此刻完全成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程默望望仲逸,得到准许后他便开始模仿起杨尽洺来:“陈覃,你说你些地都是你的?就凭这些契约?可人家农户们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拿到这笔银子?”。

        “是啊,这话没错,他们确实没有拿到那笔银子,别的不说,就说其中的张三吧,他家都快揭不开锅了,若是真的那笔银子,可能吗?”,众人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程默嘿嘿一笑,莫名其妙的说道:“只见杨大人轻轻说了一句:过些天本官正好要去趟京城,就此案向都察院那些昔日的同僚们看看,到底是谁之过?”。

        “谁之过?那还要说?后来呢?”,盐户们急忙追问道。

        ‘噌……’的一声,程默从土台上跳了下来,双手使劲拍拍道:“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陈覃铁着个脸灰溜溜的走了。

        倒是他的管家说了一句:‘转告你们仲大人,那块地你们可以随意筑盐田了’……”。

        第716章 也不过如此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倒是他的管家说了一句:‘转告你们仲大人,那块地你们可以随意筑盐田了’……”。

        “仲大人英明……”,所有人转过身来,连连竖起大拇指,看到的却是仲逸斜躺在草丛中,懒懒的模样,几乎要睡着了。

        “大伙儿都听好了,从此之后,这块地就归是我们盐田了,看谁还敢指手画脚?”。

        林大团吩咐众人继续干活,自己向仲逸这边跑了过来,信心满满的说了一句:“仲大人,盐田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我们就可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仲逸微微探起身子,示意林大团也坐过来:“大团啊,上次你说的那个铁矿、铜矿的事儿……再详细给我说说……”。

        林大团微微一怔,而后有些不自然的上前道:“仲大人,此事说来话长,其实我打铁的时间比挖盐都长,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记得多年前……”。

        夜色下,城中盏盏灯笼挂起,行人们依旧恢复了往日了悠闲,正值饭点,酒楼客栈里远比街道上热闹些,这倒也是常有的事儿。

        盐课衙门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的不是一点点,对衙役们而言,今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盐课提举司终于在知府衙门面前威风了一把,相当的过瘾。

        顺便,也给那位昔日的户部侍郎一个下马威,灰溜溜的走了。

        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灰溜溜’了。

        仲大人果真名不虚传,时时事事都在印证着这一点,那怕是昔日对王核心存幻想的人,也彻底服了。

        “说好的,仲大人今晚要陪夫人,大家伙儿自便,今晚的酒菜都是仲大人一个人请了”。

        伙房中,程默端起一个酒碗,脸上已有微微的红光,这小子昨晚没睡好,但精神头却似乎往日还要好。

        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逢喜事精神爽”。

        除了盐课衙役的衙役们,林大团等盐户也被请了过来,气氛想不热闹都不行了。

        对他们而言,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曾经连门口都不敢进的地方,如今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个陈覃果真胆子很大,看来是要晚节不保了”。

        仲姝为仲逸盛好一碗饭,很轻松的说了这么一句。

        算起来,有些日子没有用易容术了,卸掉所有装束后,反倒感觉有些不适了。

        “此事,用不用再找樊文予和李序南商量一下?”。

        仲姝自从下山后也变了不少,那怕是外人很难察觉那种。

        仲逸用筷子夹起一块菜,小心的喂到她的嘴里:“你自己做的菜,尝尝这个味道,是否比在凌云山时,有所长进?”。

        说实话,仲姝的‘厨艺’确实不怎地,当初多亏有穆大娘照顾她们,下山后也是跟宋洛儿学了不少。

        “差点忘了,师父最近就要来云南,还是等他老人家来了再说吧……”,仲姝微微点点头,表示这菜烧的还真不错。

        …………

        盐课衙门的热闹劲儿依旧没有散去,对盐户们而言,接下来才是要真正大干一番的时候了。

        知府衙门则比往常冷清了许多,衙役们规规矩矩的例行公事,丝毫不敢露出半点马虎,白日里发生的事儿他们早已知道,就怕再惹的知府大人生气。

        新来的知府姜飞越不由的叹着气,望着桌上的饭菜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还是让下人端了下去。

        他确实没有什么胃口:今日干的这叫什么事儿?

        但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前在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如今到了大理府做了知府,入乡随俗,尤其像陈覃这样的人,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以后若是这位昔日的陈大人再来,就说本官不在,或者身体不适,或者外出有公干……总之,要想个理由推掉”。

        姜飞越向左右心腹吩咐了这么几句,而后便挥手示意他们退下,毕竟在朝廷做了这么多年,他隐隐察觉道:这位连文大人都赏识不已的仲大人,即将要在大理展开更大的计划。

        显然,在姜飞越看来:这个陈覃,根本就不是仲逸的对手。

        “明着的,暗着的,我都不会偏向于任何一方,最后的结果,自然也就与我无关了”。

        姜飞越如此思量,自有他的考虑:这个陈覃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但仲逸的‘来历’更是一言难尽,这都不是他能左右的。

        要做,就做一个甩手掌柜,虽谈不上君子,但绝不做小人,这便是这位新任知府的处世之道……

        相比而言,陈府则是一片恐慌,难得一见的那种。

        就恐慌而言,也是对某些人而言,作为这座宅院的主人,陈覃则更多的生气、生着闷气:堂堂三品大员,被一个从六品的同提举给算计了。

        不,是仲逸,这个从五品的提举。

        什么昔日的户部侍郎?在陈覃的眼里,自己从来都是那个‘三品大员’。

        “陈大人完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陈府一间偏房中,乔二等人正在油灯下胆战心惊的‘谋划’着各自的出路,他们也是晚饭连筷子都未动。

        乔二不是别人,就是今日被那名中年男子高手挡在山道上的,连同他的同伴,这里总共四人都是跟随了陈覃多年的‘心腹’。

        ‘要不?我们逃吧,离开这个地方,能走多远是多远,好不好?’。

        其中一人,不时的望着窗外,如同蹲在大牢里一般的神情。

        乔二不满的骂了一句:“你他么有几个脑袋?天下这么大,你能逃得到那里去?能逃得过人家的手掌心吗?到时,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连个收尸的没有”。

        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刻都默默的低下了头,不知谁,大概是腿哆嗦的太厉害,连桌子都跟着晃悠了。

        “人家锦衣卫的大人说了,让我们乖乖的呆在这里,需要的时候还用得着我们,到时算是将功赎罪,千万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乔二作为这几人的‘头头’,硬是要撑着这个场面做个别人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那些年我们跟着陈大人吃香的喝辣的,现在是时候还了……”。

        ‘哎……’,屋内又是一阵长叹……
  • 【有关北京辖区的案件】在网上反映到了【最高检】的有关网站,而经过其【编号查询】,结果反馈出来的【信息】却是【最高检】把案件下滑给了【北京高检】,而【北京高检】则 2019-06-18
  • 践行五四精神 勇担青春使命 2019-06-18
  • 春夏季养生小常识 饮食一定要注意五多五少-美食资讯 2019-06-09
  • 宁夏基础测绘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助推器 2019-06-05
  • 外媒房价上涨 英国工人买不起英格兰的普通住房 2019-05-31
  • 福建网友给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的留言,领导回复了吗? 2019-05-31
  • 明年起全面供应国六标准汽柴油 2019-05-20
  • 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举措(新知新觉) 2019-05-20
  • 蔡奇就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调研:把燕都金中都建设保护好 2019-05-19
  • 广西2客车街头“大打出手”,售票员不过瘾下车狂殴 2019-05-18
  • 长城新媒体集团基本情况简介 2019-05-12
  • 人生在世 不要期望没有困难 2019-05-10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就这点出息啊? 2019-04-30
  • 3秒过闸!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坐大巴可“刷脸”检票 2019-04-18
  • 这种文章,一个中学生都可以写得比他好!呵呵! 2019-04-12
  • 中彩网16004期小玉猫双胆必下一 梦幻诛仙手游土豪攻略 乐透乐彩票论坛字谜图谜 免费围棋动漫教材 云南快乐10分开将结果 刀塔自走棋神法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嫦娥奔月的神话 霍芬海对勒沃库森 aaa主机游戏 微信买的大乐透怎么看 广西快3官网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和平精英灵敏度图片 拳皇98ol终极之战VIP18 跳跳乐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