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
  • 第558章 赵家奇葩

    作者:苏小凝
        ,最快更新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最新章节!第558章 赵家奇葩

        宫泽宸投来认可的目光。

        言道,“虽然说是自杀,可还没有最终的确认结果到底因何而死?!?

        钟诚言道,“没准儿是有什么丑闻被爆出来,不堪重负,想不开了?”

        沈安安却不认同的摇了摇头。

        “赵兴邦做事一向低调,从政以来,一直都是清正廉洁的代表人物,

        这一次竞选行政长官,表面上看也是被推崇出来而非他自己权力熏心,

        明明目前情况对他极其有利,

        马上就要踏上人生巅峰的人,会选择自杀吗?

        这一次,他也是积极宣传,四处走访,我还记得岳子川的订婚宴上的赵兴邦,

        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对权力的渴望,不可能让他选择自杀?!?

        其实,沈安安如此笃定的原因还有一个。

        上一世,赵兴邦并没有死。

        这次竞选,本来应该是赵兴邦当选的。

        三年后,赵兴邦政绩突出,很快调入了京都,一路高升。

        正赶上上面下发了文件,鼓励行政者年轻化,程耀阳才正赶上了好时候,竞选了赵兴邦下一届的行政长官。

        所以,赵兴邦的死让沈安安很意外。

        并非同情赵兴邦,而是通过这件事,让她知道,有些事情在不同的空间和维度,也许会有所改变,并非一切都在手中掌控。

        宫泽宸看着沈安安眸色微变,执起她的手裹入掌心。

        “手怎么这么凉?”

        沈安安回神。

        笑着摇头,“没事,只是觉得这海川市,又要经历一番风雨了?!?

        “放心,这都些都是他们的权力斗争,对民生影响还不算太大?!?

        沈安安不禁感叹,“嗯,好在还有法律约束,推翻君主立宪制,彻底进入民主制国家,真的是一大进步?!?

        宫泽宸眉宇间却闪过一丝凝重,点头未语。

        钟建功急忙言道,“少夫人,您再来一碗汤,对您身体恢复有好处,一直给您温着?!?

        沈安安点头,“好,谢谢钟叔?!?

        宫泽宸眸色深浓,与钟建功对视一眼,心下都已明了。

        沈安安喝了一碗汤,硬被宫泽宸再一次抱到床上休息。

        心里美滋滋,可嘴上却忍不住吐槽。

        “这样下去,我的功能都要退化了?!?

        宫泽宸轻笑,“这才一天,就受不了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我的适应能力快嘛,适应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退化会很快的?!?

        沈安安下巴一扬,顽皮又傲娇的模样把男人逗笑。

        点了点她的鼻尖,宠溺意味十足。

        “乖,睡一觉,什么事都等醒了再说,一切有我?!?

        沈安安心中暖暖,她的担忧他都懂。

        外面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她其实是有些焦虑的。

        有他在身边,忽然心绪又平静下来。

        拉住他的手,“那你和我一起睡?!?

        宫泽宸微微勾唇,却故意表现的很纠结,“赤裸裸的邀请呢?!?

        沈安安浅眯眼眸,严肃威胁,“你居然在考虑?”

        “臣不敢?!惫箦反蛉さ?。

        “那还不赶紧过来侍寝,嗯?”沈安安明眸青睐,妩媚的撩人心扉。

        宫泽宸莞尔。

        躺到她的身侧,将女人纤细柔软的身体揽入怀里。

        馨香一下子窜入鼻息,让他一个呼吸不稳。

        哑着嗓子言道,“事先说好,乖乖睡觉,不许乱动,懂?”

        沈安安娇恼的翻了他一眼,“这话说的,好像我还能占你便宜似的!”

        “难道不是?可是你邀请的我!”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宫泽宸脸埋入女人的颈窝,低低的笑声传了出来。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女人的耳后。

        沈安安忽然身体犹如过电了一般轻颤。

        娇声警告,“说好不许乱动的??!”

        “秀色可餐,忍不住……”

        “宫泽宸,你……”

        “嗯?我怎么?”

        “你,你太坏啦!”

        沈安安从男人怀里转了个方向,仰起小脸控诉。

        宫泽宸无辜的指了指她的耳朵,“是它先勾引我的?!?

        沈安安简直被这男人给打败了。

        声儿软了软,“那我替我的耳朵道歉,行不行?”

        宫泽宸勾唇,“好吧,接受道歉?!?

        他也知道,再继续逗她,恐怕受罪的还是他自己。

        沈安安笑的甜美,却也不敢乱动。

        秋日的暖阳照在床上,两个人相拥而眠,一室静好。

        ……

        赵兴邦之死,处处透着诡异。

        警方与家属交涉中,也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家属不同意解剖实践,说是赵兴邦老家的习俗,人死要留全尸。

        直到现在,赵家村还保留着这个风俗。

        在他们村子里,只有意外死亡的,才会火葬。

        总之,事情闹的很大。

        家属不签字,案子就无法彻查。

        法律不外乎人情,尤其是在证据显示就是自杀的情况下,家属当然不愿意再接受一次痛苦。

        调查进入僵局。

        赵家人与岳家人坐在了一起。

        赵兴邦出生农村,是飞出山村的金凤凰。

        后身居高位,久在海川,已经很少与家乡的人有所联系。

        赵家人没有了赵兴邦,便什么都不是。

        能帮他们拿些主意的只有岳家。

        赵兴邦的老婆岳丽珍,是岳文海的姐姐。

        此时的她,早已心力交瘁,哭的痛不欲生。

        身边人如何劝说,也都无法缓解丧夫之痛。

        对于一个一辈子相夫教子的传统女人,丈夫死了,等于天就塌了。

        岳文海尽力劝解,更多的是想说服岳丽珍尸检。

        “姐,事已至此,难道你要让姐夫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

        “不行,他家里是不会同意的?!?

        “那可是他们的亲人,就这么放弃讨伐凶手的机会?”岳文海问道。

        岳丽珍一怔,“你也觉得你姐夫不是自杀是不是?”

        “当然不是!”岳文??隙ǖ?,“姐夫不是懦弱的人,天塌下来都不皱眉的人,怎么可能选择自杀?”

        “可……我公婆脑子迂腐,不肯同意,真要是一着急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岳丽珍没了主意。

        她也不甘心自己的丈夫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可来自公婆的压力,让她无法周旋。

        岳子川一直坐在旁边,阴沉的一双眼睛看了看坐在那边会客厅的赵家人。

        冷哼一声,“大姑,姑父没了,赵家就是您掌家,您说一句话,还由得了他们?”

        “这……”岳丽珍犹豫后,又摇了摇头。

        赵家人也不时的看向这边,眼神里充满了警惕。

        岳子川继续言道,“您不主事儿,我们就不好多说,您明白吗?”

        岳丽珍又是一愣。

        虽说是岳子川的大姑,可嫁入了赵家,回岳家的时候也少,对这个侄子还停留在小孩子的时候。

        如今看来,还真是成熟稳重了许多。

        这话,点的再明白不过。

        她拿不起当家主母的架子,她这些娘家人想帮忙都没什么立场。

        那边,岳丽珍的婆婆过来了。

        “丽珍啊,我们就先回去了?!?

        “妈,您这么着急就回去?”岳丽珍擦了擦眼角的泪,过来扶着婆婆。

        赵母常年养尊处优,脸上早已没有农民的憨厚,眼睛里也多出了许多精明。

        即便这样,却也掩盖不住内在的小家子气。

        看人的样子,总是瞄,而非正视。

        压低了声音,却又不失严厉,“丽珍啊,咱老家的规矩你也是知道的,尸检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兴邦走了,就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走,

        是要敢再折腾我儿子,我跟他们拼命!”

        岳丽珍脸色一阵青白。

        这么多年,她这个儿媳妇儿都属于孝顺懂事的。

        因为当初看上赵兴邦一表人才,又博学多知,明知道他家出身不高,却还是一百个劲儿的对人家。

        在婆家一点儿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对婆婆说话也从来没有过反驳的话。

        原来如此,现在也习惯了。

        可刚刚岳文海劝说的,其实也是她心里想的。

        不得不说。

        “妈,您就这么认了吗?那可是您的亲儿子啊,死的不清不楚的,就这么算了?

        如果真的是有人害他,那现在我们认了,那凶手岂不是……”

        “闭嘴!我是怎么个你说的?难道你想让兴邦最后落一个没有全尸?”

        “妈,那些都是老黄历了,村子里的规矩是规矩,可兴邦这样的级别身份,就这样突然没了,

        不止我们怀疑,行政总区也不会放弃调查这件事情,

        一旦发现什么疑点,那还是逃不过尸检这一项?!?

        岳丽珍尽量压着心中翻涌的情绪,晓之以理。

        谁知,赵母是个油盐不进的人。

        她认准了,只要尸检,死人走的不安,活人也跟着被村子里人戳脊梁骨。

        岳丽珍还想再劝,却不知道该怎么张这个嘴。

        因为她知道,一定是没有结果的。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