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
  • 076 大结局了

    作者:茜茜娟子
        ,最快更新你和我的情深缘浅最新章节!韩絮今日穿着一身卡哇伊的孕妇装,因为怀孕的缘故,脸上没有抹任何的妆容,斑斑点点的雀斑依稀可见。在这样一个美女如云的场合下,她的出现倒有些格格不入。

        当那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时,顿时引起了周围诸多宾客的注意,甚至有些好事的女人立马就蜂拥围了上来。

        或许在她们看来,一场精彩的撕逼大战就要开始。

        果不其然,我看到韩絮站在我面前,一手撑着腰,一手指着我的鼻子,扯着嗓子大骂,“薛凝凝,结了婚也不晓得安分一点,竟然趁着我怀孕,勾引我家老公。赵靖轩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你说,你到底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要是换在平时,韩絮这般污蔑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给她打回去。但是现在……我不能。

        她如今是个孕妇,属于弱势群体,别说怕把她打出个好歹来,就这样的局势而言,只怕我还没怎样,就被众人的吐沫星子给淹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不可能知道赵靖轩人去哪儿了?!蔽已瓜滦闹信?,刻意缓了缓语气。

        “你不知道?”韩絮嗤笑两声,“你别以为在学校的时候,背着我跟我家轩轩在一起的那些勾当,我不跟你撕破脸皮,不表示我不知道。你把他魂都勾走了,他失踪了不是去找你,难不成是被我自己藏了起来吗?”

        “就是就是,你看她挺着个大肚子也不容易,就把人家老公还给人家。你个小姑娘,这么年轻漂亮,自己又有家室,干嘛非得要占着人家老公不放手呢?”一个个头不高,身形微胖,戴着黑框圆形眼镜的女人,默默走到韩絮身后。

        “男人嘛,都图新鲜,等新鲜劲儿过了,自然就会发现,这外面的女人再年轻漂亮,还是自己家的女人最好?;桓鼋嵌壤此?,大家都是女人,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了,不是?”

        试问我与这个胖女人素昧平生,她却以一个圣人的立场,无端端地给我扣实了小三的帽子。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时会有一些难听的字眼传进我的耳里。

        “许姐,我不清楚您跟这位韩小姐是什么关系,但您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脏水往我朋友身上泼,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感觉到手腕处一紧,身子已被柯韶宸拉到了他的身后。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从未有过的冷峻与沉肃,让我心里颤了颤。

        被柯韶宸唤作“许姐”的胖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柯韶宸这么一怼,显然有些下不来台来。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比较好脸面,尤其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许姐的脸气到发青,怒瞪着一双大眼睛。

        “什么叫我把脏水往你朋友身上泼?这有凭有据的,又不是我凭空捏造的。小柯啊,姐入行比你时间长,看在咱们同公司的份上,姐姐奉劝你一句,这样的女人,还是离远点好。小心羊肉没吃到,倒惹一身骚?!?

        “什么羊肉啊,她就一狐狸精,特骚特骚的狐狸精。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我还就服了她,怎么是个男人就往人家身上扑?!币慌缘暮醺鸥胶?。

        “韩絮,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自己没能力管好自家男人,跑这里来撒野,都不知道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像你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敢问哪个男人能受得了?!笨律劐非坑驳匮瓜铝松?,语气却是很不友善。

        “柯韶宸,你……你……”

        韩絮被柯韶宸不留情面的数落,气到眼眦发青,嘴巴张了张,“你”了半天,也没再挤出半个字来。

        我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忍让,在韩絮指着我鼻子骂我是狐狸精时,我居然是那么的心平气和。

        赵靖轩。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声他的名字。

        多么遥远的三个字,而今却要为了这个男人受尽了羞辱。

        如果非要为了当初的悸动来买单的话,那就这样吧,就当是曾经欠她的,今天一并还清。哦不,还附赠了她一个耳光。

        ——

        雨总算是停了,却没能如愿将那些肮脏不堪的人心盥洗干净。我不记得是如何走出俱乐部大门的,后背贴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肩膀被人轻轻搂着。

        夜晚的凉,因为那个人的存在被驱散不少。

        柯韶宸松开我,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了我的身上,一双深幽的眼睛,探究似的直视着我。

        “你还好吗?对不起,我不知道韩絮跟陈影是闺蜜,害得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是我不好,你骂我吧。把你心中的怒火全都对我撒出来,不要什么都憋在心里,这样会伤身体的?!?

        我费力地扯起嘴角,让自己尽可能的挤出一点笑容,望着他的眼睛,淡定而平静的说:“我没事?!?

        是的,我没事。我暗自告诉自己。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的,反正,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在柯韶宸看来,我此刻所有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以致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一味的不确定。

        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斟酌了许久,我才听到他说:“拓展训练的那一晚,我不该放手的?!?

        听完他的话,我满脸尴尬,眼神四处闪躲。那晚他喝醉了酒跟我说的一番话,事后我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墒茄矍啊?

        他说的这般直白,我如果再继续装傻,好像不能再糊弄过去了。

        “我……”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应该要说些什么的。

        他的个子比我略微高了一点,加上今晚高跟鞋的高度,我几乎可以与他平视。他的眼睛里有我不想捕捉到的东西,所以我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正在绞尽脑汁想些要对他说的话,脚下突然一趔趄,重心不稳,在我以为要直直栽倒在地时,腰间忽地一紧,有人从身后将我搂住。

        我看到柯韶宸伸出来的手僵在了半空,好似因为我身后的这个人,令他的脸瞬间惨白。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知道凝凝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妻子,那晚在训练营地时,我就不该让赵靖轩那小子得逞?!笔煜さ纳ひ舻统链己?,又带着明显的冷漠与不悦。

        下意识的,我扭头望去。碰到他近乎冷冽的视线,又立刻缩开。

        这个人不是应该明天才会回枫都的吗,怎么这会儿出现在了这里?

        “柯先生?!蔽姨饺萘昊娇律劐?,语气额外的生硬。他把披在我身上的外套取下递还给了柯韶宸,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的重新披在我肩上。

        “我请柯先生以后离我妻子远一点,您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像我妻子这样的普通女人,高攀不起有您这样的朋友。

        不管是之前邀她去看演唱会,还是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将她灌的酩酊大醉,又或者刚刚在俱乐部里发生的所有,很明显地,她只要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有好事发生。

        所以,我恳请你,看在你们昔日同学的份上,放过她?!?

        “容陵,这些事都与柯韶宸无关,是我自己……”

        我想替要柯韶宸辩解两句的,可话刚说一半,就被容陵给打断。

        “你少在这里替他说话,事情真相是怎样,我自己有眼睛,能看清楚?!?

        跟容陵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几乎没怎么吵过架,偶尔我的刁蛮任性,他都是让着我的。

        像现在这样,还算是头一回。

        柯韶宸就这么被晾在一旁,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看不出是愤怒还是懊悔。僵持了好一会儿,才见他有了反应。

        “对不起,我为自己给凝凝带来的伤害道歉。以后,如果她跟你在一起幸福的话,放心,我不会打扰;可如果……”

        “没有可是?!比萘昀浜咦呕氐?。

        我偷偷抬眼往容陵脸上望去,他一双锋利的眼睛紧盯着柯韶宸,眼神里更是片片寒意。

        “她叫薛凝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称呼她凝凝的,还请柯先生注意自己的言辞?!?

        柯韶宸静了一会儿,眼睛看向前方,双手插进口袋里,眼角微微眯起,笑得很不屑。然后俯身凑近容陵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声音很低,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柯韶宸说完就转身离去,而容陵的脸色,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有丝毫的缓解。

        他的突然出现让我觉得诧异,跟柯韶宸那番犀利的对话也让我觉得无地自容。

        我相信容陵的出发点是好的,他是担心我受伤才会如此,他生气也是理所应当的??伤我阉械脑蛊幌氯既龅娇律劐飞砩?,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搞砸的,完全跟柯韶宸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走,我们回家?!?

        容陵凑身过来,想要牵我的手,而我,往后倒退了两步,倔强的神情怒视着他。

        “你不该那么跟柯韶宸说话,他是我的朋友,你这么说他,跟指着我的脸骂我有什么区别?”我厉声说。

        面对我,容陵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些柔和,他轻轻吐了一口气,刻意放低姿态,脸上的笑容尽管不自然,却也尽量在保持着。

        “凝凝,你怎么还不明白。你好心好意拿他当你朋友,可他呢?他却在琢磨着坏心思,怎样才能让你成为他的女人?!?

        这些话从容陵的嘴里说出来,让我觉得很意外。在胡蝶的问题上,他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叫我要相信他,相信他对我的感情。

        结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他又是否选择了相信我。

        “你只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又何尝真正了解我自己的想法?!蔽曳床?,“来这里,是陈影的意思,跟柯韶宸没有半点的关系?!?

        容陵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陈影喜欢那小子,难道你都看不出来吗?今晚她精心策划的一切,不过是想羞辱你罢了,我不相信那小子一点发觉都没有?!?

        “怎么会?”我听到心里“咯噔”了一下,若是陈影因为柯韶宸的事情想要报复我,那韩絮又是怎么一回事。

        容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熟练的点击了两下,然后把手机递到我面前。

        他给我看的是一段视频,视频的画面有些模糊不清,拍摄的人应该是躲在了某个不易被人察觉的暗处。

        画面的地点是在俱乐部的楼梯拐角处,楼梯上的灯光打在陈影的身上,她跟韩絮站的位置离得不是很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此刻在我看来却是十分的可怖。

        她的声音很轻柔,听到她跟韩絮在说,尽管闹腾,要多厉害有多厉害,反正她今晚这个生日宴全就是为薛凝凝那个贱女人准备的“鸿门宴”,也让柯韶宸擦亮眼睛看看,他心心念念的这个女人有多贱。

        而后又一个我在酒会上被韩絮当众羞辱的视频。

        “你哪来的这些?”我脱口问道,把手机递还给容陵。

        容陵眸光湛湛地望着我,“小雲发给我的?!?

        唐汉雲。

        我说刚刚进去怎么不见了人影,原来是去偷偷拍视频了。

        “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比萘晁?,“我特意提前把工作上的事情完成,改了飞机,本来是想回来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惊喜吗?确实是蛮惊喜的,从他出现在我身边,我心里莫名多出了一分安定。

        “那个……韩絮说的都是真的吗,赵靖轩真的失踪了,该不会也是瞎编的吧?”

        我怕在这个时候提到赵靖轩会惹容陵再次不高兴,思忖了一下,终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口。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不管事情真相如何,我一定会让你今晚受到的屈辱全部还回去。现在有这段视频在手,明天一早我就去律师事务所,给韩絮发一封律师涵。

        这种人,我们忍了一次就还会有第二次,她都纠缠你多久了。真以为他赵靖轩是个什么了不起的男人,到头来还只不过是个缩头缩尾的孬种而已?!?

        容陵一边伸手摸我的脸,一边义愤填膺的说。

        “……”我语气一滞,“嗯……好?!?

        韩絮纵然是可恨的,但也是个可怜的女人。陈影给她布下这么大的场子让她来污蔑我给我难堪,然而等到最后事情发生时,陈影却一句话都没有替韩絮说过,反倒是装作一个大好人,在一旁宽慰我。

        当时我对她还抱有几分感激与抱歉,毕竟也是因为我才破坏了人家的生日酒会,殊不知,她居然才是这幕后的主谋。

        对于告韩絮一事,我没有阻止容陵。他说得没错,忍了一次就还会一而再再而来的来骚扰我。倘若今天不是陈影刻意布置,明天她也会闹到我家门前。孕期的女人本身就比较多疑,如果让她这么闹下去,后果真的难以去想像。

        容陵的做事效率一向很高,隔日一早就带我去了家熟悉的律师事务所,几番情况了解后,便很快给韩絮寄去了律师涵。

        正是在律师涵寄出的第三天,赵靖轩找到了我。

        因为那晚的事,容陵把近期的出差安排都推了,说是要好好陪陪我。他每天准时上下班,中午还特意抽出时间回来陪我吃饭。如此一来,为了不被容陵发现我偷偷上班的事,只好跟公司先请了几天的假。

        一个人在家实在是闲得慌,我给徐阿姨放了几天假,揽下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

        这天一早,在容陵那辆英菲尼迪驶出小区,我也背上我的包包出了公寓,正准备去附近的超市买点菜。

        刚出小区大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倚在了大门外的喷水池旁。

        约莫三个多月未见,时间也不知道对赵靖轩都做了些什么,让他整个人一下之间苍老了许多。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半张脸在外。唇边的胡渣细密的一圈,看上去倒有些时日没有认真打理了。

        手上夹着一支烟,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然后吐出灰色的烟圈。他不是很会抽烟,吸了两下,掩嘴用力咳了起来。后来干脆把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筒里,从口袋里掏出一糖果,拨开糖纸扔进嘴里。

        我掩在石柱后面,悄悄观望了他一会儿,犹豫着是直接掉头回家,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装作看不到他的样子。

        此刻,我并不想见他,也不能再见他。

        我跟他早在他答应娶韩絮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时常我还会去想,如果当时,他能真像自己所答应我时的那般,跟韩絮家提了退婚,同我在一起,那么现在,我跟他是不是就幸福的在一起了呢?

        这世界最廉价的就是后悔药,所以它没有的销售。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就注定了没有退路。
  • 质疑的能力都没有,还有批判的余地吗》?看着就想笑 2019-03-21
  • 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2019-03-15
  • 【十九大·理论新视野】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伟大工程”? 2019-03-15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3-12
  •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3-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2-21
  • 中国保险业新媒体4月排行榜发布 2018-11-22
  • 花城看花 广州水上花市热闹迎新年 2018-11-22
  • 中国反隐身雷达相关新闻 2018-11-21
  • 阶级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都是解决社会需求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的, 2018-11-21
  • 银保监会:警惕短期健康险续保风险 “连续投保”并非保证续保 2018-11-20
  • 网约车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8-11-20